Last Updated on 2021-03-11 by 木凱 Mukai

媽呀這篇寫得也滿厲害的,把女生想要、想要男人的感覺寫得很純淨不帶批判。

想要就是想要,想要男人壯(撞),想要男人摸遙控器帶自己上天堂,就寫,何錯之有?性生活也是生活的一種,或許真的可以不用想得那麼複雜,就跟吃飯、洗澡、睡覺一樣。

哦而且,這一篇可以說明,主角有苦惱、劇情有禁忌之戀、悖德,主題是這樣都沒關係,故事的情緒仍是可以不創傷的。

故事內容和寫作方式我都滿喜歡的。推薦給想寫現代健康寫實(誤)情慾的大家。

啊,我也滿喜歡篇名的巧思,很有趣味。

不過當年度小說第一名王麗雯〈戴黑禮帽的馮內果〉太強了,不然〈JOSUSHI〉其實也是很棒的作品,四平八穩,內容也有創新。但可能前者會給人一種強悍又驚豔的感覺吧。

〈JOSUSHI〉有一個文字使用上缺點較明顯的部分,最後段落不知發生什麼事了出現的連續押韻,看起來頗刻意的。

還有一個小點是,描述男人對女人有性吸引力可能性,是描述男人手指乾淨、指甲適中、手指修長,所以想要那個男人用這手指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。這描述我看起來感覺稍微有些刻板XD,不知道其他讀者會不會有這種感覺?

我花了十分鐘檢視一下我的腦袋。就如果描述男人臉帥、肩膀壯之類,引起女人性趣,即便這描述超級刻板,我卻不會太抗拒,推測搞不好是太習慣這種模式了。

但描寫手指,好像就讓我想到dcard上女生們說要看這個男生優不優要看手指乾不乾淨一樣。這根本就是個指尖上的都市傳說吧,還有一種對社經背景隱晦的要求。可我也不是不能理解那種對乾淨的想像與慾望。真是神秘的矛盾體呢我的腦袋。

但我還是覺得,實務上,想怎麼寫欲求,就怎麼寫啦!畢竟,氣質好的富家千金、公子,管他是不是手指或睫毛發亮,他她就是會有一定魅力啊,是個難免會放入可幻想進行健康寫實運動的良好人選呀,難免的吧。那就寫ㄅ。

★創作螢光筆

☆ 探討慾望本身時,可以拿掉批判性,多用一些故事。故事本身充滿各種隱喻,就多了解釋空間,也多了一種從容。

☆ 閒靜感:拿掉批判,單純表達每個人的不堪與不得不,或許就能製造這種閒適(讀甘耀明評價的想法)。

☆ 主角就像接近無聲的攝影鏡頭:要達到上述效果,主角可使用片面型的。少掉很多想法,因而成為了一種接聲器,可以讓其他人的故事流入主角的視界,而不批判。

☆ 寫性:可以直寫,也可以側寫、以象徵隱喻來比喻。真的是怎麼想的就那麼寫,沒有關係的。

★作品資訊

作品連結:http://literature.award.taipei/21th/A2.pdf

作品:〈JOSUSHI〉
作者:筆名張龍龜,本名張英珉
屆數獎項:第21屆臺北文學獎小說組評審獎

Similar Posts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