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st Updated on 2021-03-12 by 木凱 Mukai

「他那融合工地三十年的五官知覺──溶劑氣味、揚塵、噪聲,一切早已習以為常。只能建議先讓家門開著,維持空氣流通。」

〈絕垣〉是一篇工頭被有點討人厭的阿嬤叫去修繕家裡的故事。

那個老阿嬤很欠嗆。

這篇〈絕垣〉展現了一個技巧,叫做白描。

白描,像攝像鏡頭一樣,印象中沒有動到什麼比喻或象徵。或許是看完上一篇魏執揚〈三隻猴子〉富麗的文字,突然看到這篇,會覺得瞬間來到另一個時空。

那個白描的功力很厲害,就細細的刻劃,雖然阿嬤很令人煩躁,但讀小說的時候整體反而有一種閑靜感。

〈絕垣〉有些不順的小拗口或感覺是錯字的部分。

另外,我有一個小疑惑。就我的感覺,〈絕垣〉描述了很多關於精確位置、形狀、房間的什麼空間等等,但看到後來,我覺得這有點像是在用文字的弱項,去「寫實」的刻劃空間環境。不動用比喻、象徵,單純用白描,看起來還是有點手腳施展不太開的感覺。

然後,〈絕垣〉似乎少了一些核心的東西。我看第一次時,原本想說大概是缺少中心的象徵或隱喻,少了統整的力道。不過最近在看《超棒推理小說這樣寫》,作者James N. Frey說,好小說都要有「前提」,前提就是小說要證明「做了什麼導致什麼結果」。〈絕垣〉好像只看到一個人物的剖面,就像一張照片一樣,看完的時候,有點不確定重心要擺哪裡的感覺,恐怕推測就是缺了這項「前提」。

★創作螢光筆

☆ 寫作要做功課:對木工的工程細節很熟悉,細節是迷人的(拿捏適中的話)。如果想寫怎樣的人,就要去了解那個人的相關故事和背景,這點是逃不掉的必做功課。

★作品資訊

作品連結:http://literature.award.taipei/21th/A4.pdf

作品:〈絕垣〉
作者:筆名石香,本名蔡昇融
屆數獎項:第21屆臺北文學獎小說組優等獎

Similar Posts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