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st Updated on 2021-04-07 by 木凱 Mukai

「(本屆)最大的呈現點集中在孤獨,散文中無良父母的存在更使人反思現代社會。」──廖玉蕙

第21屆這次,據評審們說的是,作品水準都滿一致的,因此很難選。

因為內容受限於台北經驗,所以多半會與之直接相關,例如台北租房、台北物價、孤獨感,流離、搬遷。總之都是困境居多。

廖玉蕙評論,這次大部分的作品都集中在孤獨與無良父母。不過有趣的是,獲得名次的作品中,單純講孤獨的幾乎沒有,多半是以某個主題,輔以心緒上孤獨感來表現,例如林念慈〈擇木〉沐羽〈模擬迷途〉。無良父母的作品大概只有楚楚〈用眼睛捕捉聲音的人〉

不知可不可這樣說:當大家都在寫孤獨時,你寫別的,靠著題材獲得注目,就脫穎而出了?

當然,鑑古知今在很多情況下是失靈的,投資如是,投稿亦如是。畢竟,人怎麼可能預知這屆大家是厭世或積極向上呢?不管如何,還是寫自己有興趣、擅長的題目,相對來得更有勝算吧。

本屆也出現另一個討論,我看起來是對於弱勢的刻板印象討論。主要集中在楚楚〈用眼睛捕捉聲音的人〉,當廖玉蕙、阿盛、黃麗群盛讚此篇優點,房慧真則獨排眾議,說明這篇作品無法說服她,應是中產階級家庭怎麼會放任孩子生病?跳過求學階段的重要轉折,明明弱勢,沒有完整教育,應是階級斷裂,卻在長大後做著許多中產階級的活動呢?

黃麗群、廖玉蕙以「我認識的隔壁家孩子」的舉例方式,從自己生命經驗上來看,認為作品描述的應是有可能的。這種舉例方式是沒錯,只是看著大咖作家這樣做有種質樸的幽默不知道為何。

我也是覺得,為什麼不行?我們都聽過或見過弱勢者拿最新蘋果手機,物質與享樂生活還比一般中產體驗更多的故事。也有許多一無所有然後翻轉致富或找到有意義人生的例子。也有中產階級家庭出來但最後走偏的。都是有可能的。

這裡的討論,其實也是散文比賽中,散文是否寫的是自己真實人生故事這個百年難題。房慧真的質疑也沒錯,敘述有斷裂、轉折不清不楚,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又一個獎棍呢?但這部分,就是個無解的難題吧。

另一個可以學習的是,如果哪天自己也變成評審,房慧真這裡的表現,是滿值得借鏡的。當大家像被迷惑一般認同某個你自己無法認同的作品,你還是得出來好好表達自己的意見,這部份很需要技術、勇氣和理智。

最後,有點想看一些沒上的作品欸那個標題好吸引我,像是〈車貸林小姐〉、〈這裡沒有邱小姐〉。我也常接到這種電話,想看他們怎麼寫的。

★ 創作螢光筆

☆ 當大家都在寫孤獨時,你寫別的,自然就以題材脫穎而出了。例如寫聲音的、寫霸凌的。

☆ 反正怎麼寫,都會有人不滿意,無法說服他。即便你寫的都是真的。繼續寫就對了。

☆ 我很喜歡黃麗群評王佑甄〈歡迎來到永無島〉的部分:「這群青少年只是想玩,那是沒有罩門的,天真反而造就了最極端的邪惡,正是因為他沒有如表面上邪惡,我們反而對這些小惡束手無策。」純真與邪惡、孩子與罪惡,都可能連在一起,沒有說孩子就一定是純真無邪這種事。熊孩子最低。

★ 作品資訊

會議記錄連結:http://literature.award.taipei/21th/B0.pdf

屆數類別:第21屆臺北文學獎散文決審
收件數:312
進複審:225
進決審:20
決審委員:廖玉蕙、黃麗群、房慧真、阿盛、平路

Similar Posts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