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st Updated on 2021-03-22 by 木凱 Mukai

「好友老胡說,原以為我只會繡花寫詩,陪我看了幾次房子後,才驚覺文藝青年也會倒垃圾,是個腳踏實地的好女孩。」──林念慈〈擇木〉

記得還在讀中文系的時候,我跟一位文學系友人一起去吃他最愛的西餐。我告訴他,我最近在寫一篇小說。

他嚼著他的義大利麵,頻頻點頭,不知道是在表示我做得好,還是在表示廚師做得好。

他開口第一句就問:「所以你的小說死了誰?」

「蛤?」

他繼續嗑著酒紅色的肉丸,臉頰鼓鼓的說:「大家寫小說,不是都喜歡把角色寫死嗎?或是寫散文,一定寫自己的傷痛,搞得很悲情。」

以上就是我對義大利麵,不是,是我對有人居然用這種角度看待散文和小說,一次鮮明的印象。

不是的,誰說小說一定要死人,散文一定要哭爆呢?

第21屆臺北文學獎的小說(請參閱:王麗雯〈戴黑禮帽的馮內果〉)與散文首獎,他們的風格都算是輕鬆、詼諧幽默的,這種(定義模糊的)嚴肅文學形式,也是可以風格輕快的。

另外,這兩篇首獎,也碰巧都有一種屬於文學人的文藝腔調。他們這方面的語彙都使用得很純熟(好像在講廢話,不然會不純熟但得獎嗎?),他們不會吝惜表現自己的本色,擅於把自己的長處完整表現出來。

總之,好的作品也可以不悲情,這類作品也能夠獲得獎項認可。

就好像義大利麵也有好吃跟不好吃的,下次有機會再跟大家推薦好吃的義式餐廳吧:D(到底)

★ 創作螢光筆

☆ 不用擔心展露自己的本色、本科能力:用力展現啊,你是什麼,你就完全展現那些給人看!文學系所就文學系所,那就是你的特長,不是歷史系也不是哲學系。這樣寫起來才方便,又有力道。

☆ 風格輕鬆,但內容不一定要輕鬆:可以讓讀者較好接收故事與要傳達的意旨。

☆ 寫作一出來的人設很重要,會影響讀者觀覽全篇的角度:這篇很特別的是,一開頭的「我」就個性鮮明,是一位幽默的文字工作者,還點出了這篇將要寫到的所有隱藏問題。

☆ 隱喻、象徵、系統:動用的象徵體系,不一定要是物件物品,也可以是一種知識體系,例如XX主義,例如這篇提到的風水,並與租房扣連。小說獎那篇使用的,我覺得算是廣義的中文系知識體系語彙。用得好的話,這些都會成為自己作品的亮麗註腳。

★ 作品資訊

作品連結:http://literature.award.taipei/21th/B1.pdf

作品:〈擇木〉
作者:林念慈
屆數獎項:第21屆臺北文學獎散文組首獎

Similar Posts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