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st Updated on 2021-03-24 by 木凱 Mukai

我想起某位作家曾說:『臣服並不代表投降或放棄。臣服是接納某個行動方向,不要一直批評自己,或是耿耿於懷自己做錯事。』」── 楚楚〈用眼睛捕捉聲音的人〉

〈用眼睛捕捉聲音的人〉是在寫一個從小有聽覺障礙的人,如何面對跟別人不一樣的生活。

〈用眼睛捕捉聲音的人〉整篇滿感動我的,可能是因為敘述者把生命困難描述得很鞭辟入裡,又沒什麼花俏的炫技,就是質樸的把故事好好說完,而敘述者在裡頭雖面臨難關,卻永不放棄的嘗試姿態,滿令人感動的。

不過,也能看出一些形式上還不太足夠的地方,除了有一些些多餘或不順的字詞外,還有例如中後段,維基百科那段,描述自己對他人的觀察,給我感覺有點偏離敘事主線,敘述者反而有點消失的感覺。我知道那段其實是在呼應題目本身,用眼睛捕捉聲音。但似乎那段前並沒有鋪陳,因此我會有一種怎麼突然開始白描呢?的感覺。

這部分配合結尾的頓悟處,用的是別人的聲音而不是自己的。兩個連在一起看,我覺得,在關鍵轉折處,和故事敘述上,最好都還是讓自己的聲音凸顯些會比較好。

評審黃麗群給這篇的評價,我滿認同的:「技術上的自制,必然來自於清明的內省與自覺,而這樣的內省與自覺才是優秀創作者(不僅是寫作)決定性的天賦。

我想黃麗群說的是,技術有時不只是手藝技術,更是需要在心態或某種精神境界的配合下,在作品上實踐出來的。

不過我不認為這是全然天賦,講天賦好像在指後天練不來。但實情不是這樣的,內省與自覺,也是有條路可循階而上的。

所以,想創作的大家,這個決定性的技術,平日也要好好鍛鍊啦!不然哪天寫哪個題材下不了手,或無法節制,不是你的筆不聽勸,是你的心口是心非R,這樣不行~

《臣服的力量》茱迪斯.歐洛芙(Judith Orloff)

引文中的這「某位作家」,丟估狗查應該是茱迪斯.歐洛芙(Judith Orloff),UCLA的精神科助理教授,著有《臣服的力量》

我看《臣服的力量》的簡介和試閱,要傳達的意旨跟〈用眼睛捕捉聲音的人〉的核心主旨是相同的,都是要我們接受當下的自己、當下遇到的狀態,儘管困難再巨大、環境再險惡,也都應該先臣服。

引自書中的話:

「臣服不是放棄,是更積極地面對恐懼。」

「臣服是竭盡一切努力達成目標或解決難題,但避免過猶不及或得失心太重,結果反而壞事。」

「你會讀到,有時靜觀其變、順勢而為會比較好。你會學會分辨主動作為與順勢而為、事必躬親與責任授權的正確平衡。在適當時機,不問成敗反而最能達到目標,即使後來目標未能實現,而你也可以安心理解,一切都沒有問題。」

這本書看介紹,滿符合我自己接觸道家莊子以來的思維的,從思想到方法我猜大致類似:第一原則安心立命,操作方法冥想+覺察。

不過,書中提到更多遇到實際情況時,哪時候該走,哪時候該停,如何讓自己的身心靈保持在一個適度的位置。

高敏感族群、照顧者特質爆棚、又愛看引起自己情緒波動的事情又愛罵的人,滿推薦看個的。

★ 創作螢光筆

☆ 勇敢寫出媽媽與童年孩子們對他造成的傷害。但又點到為止。「媽媽就一直罵我丟她臉,連接個電話都不會。」類似的話語,哪天如果真的需要碰觸到的時候,就寫吧。

☆ 寫出了阻礙與想要,不斷突破阻礙的嘗試,即構成了此篇散文結構。阻礙也跟自己想要的有關,全篇敘述者大多數時候一直都扣在主題上。

★ 作品資訊

作品連結:http://literature.award.taipei/21th/B3.pdf

作品:〈用眼睛捕捉聲音的人〉
作者:筆名楚楚,本名劉鈺鎰
屆數獎項:第21屆臺北文學獎散文組優等獎

Similar Posts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