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st Updated on 2021-05-17 by 木凱 Mukai

車燈亮起時
就化作鮟鱇魚穿進城市腹腔。
」──王信文〈我們目睹冷鋒進站〉

有點口語,直觀,很容易想像,但似乎就缺乏了一點韻味。

藉由描述季節交替,來寫夏日盡頭而冬日要來臨前的城市與人們。聚焦公車,實寫城市裡的人際關係依存與疏離。

用到了海洋與氣象意象,並沒有很統一。有好有壞,好處是自由和豐富,壞處是覺得有點散落與口語。

然後這首詩讓我想到,我大一時必修初級會計學,老師一個禮拜有三節課,印象中他花了一節課在講安康魚。

他說他養了一魚缸的安康魚,但每次都只有最強的一隻安康魚會存活下來,於是他參透了某種(經不起挪用的)生命奧義,更多時間在講無關初會技術的其他。我想回去告訴他,可以不要浪費我大一青春時光嗎?

因而我對安康魚沒有好感,所以看到詩句時,也是下意識翻了個白眼。但這並非詩的失誤,純粹是我個人好惡。

這句成了我對全詩最有情緒波動的句子,因此列為引文。

★ 創作螢光筆

☆ 有一種標題下法,是為虛實交錯,從許榮哲老師那邊聽來的。例如綠色的馬、藍色的影子,這裡是目睹冷鋒進站。

☆ 用連接詞、墊詞來串接,可能會被視作太口語或功力不足。就順順的把句子講好,試著給停頓、空白,而不要用連接詞,例如那些因為所以然後於是等等的。

☆ 不一定要統一意象系統。例如此詩使用廣義上的氣象,與海洋、城市象徵,並沒有完全統一。方法可能是,動用的意象只要別在情感或原始意涵上太相反的突出,例如明明是描述一種濕冷,結果動用了火熱開心的詞彙,就都可以。

☆ 又或是說,使用的意象,被統合在更大的系統之下?例如海洋意象,實際上是一種水的意象,與水有關的詞彙則都有一種同質感。

☆ 即便意象系統沒有統一,也稍微口語化,故事框架也要套著到最後,例如在描寫捷運心得,就整首都要連貫。

☆ 善用翻轉對比。例如「呼吸是最親密也是最冷漠的」「凝結成積雲/破碎成島」「你老了,而我始終年輕」。

★ 作品資訊

作品連結:http://literature.award.taipei/21th/C3.pdf

作品:〈我們目睹冷鋒進站〉
作者:王信文
屆數獎項:第21屆臺北文學獎現代詩組優等獎

Similar Posts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