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st Updated on 2021-02-18 by 木凱 Mukai

第一次認真看完舞台劇本,其實很多東西抓不太到,我想了想,這種感覺很大程度是生疏感,大概是源於對劇場作品和舞台劇本不熟悉吧。

例如在劇本中,文字怎樣算文,怎樣算白?怎樣算是妥善的編劇,而不是用劇本指揮了美術、燈光、導演?

就是隔行如隔山吧,同樣都是編劇,電影、電視劇、舞台劇的劇本,就是非常不一樣。

關於劇本裡寫對話的形式,讓我想起國中時候剛開始想寫小說,在毫無訓練和意識的情況下,我的寫法就是這種劇本對話的形式,但沒有衝突,沒有動機,沒有目標,純粹的流水帳。

剛好我那時候看起了金庸。當時的我拿了自己的東西,跟金庸這樣一比,天啊我根本超爛的!太羞恥了!

於是我就封筆不寫了。

現在的我超想回去掐中二生的我的。你誰不拿去比,比一個金庸,輕小說言情恐怖小說家一堆這種寫作形式的啊孩子!!!誰說寫小說要成大段大落,言必詩書五經中醫氣功啊!!孩子你幹嘛跟一個老頭比人生經驗啊!!搞不好寫一寫就直接變劇本也很好啊……

這讓我想到 Jordan Peterson 某次演講分享到,他某個朋友,混得還不錯,但朋友說他覺得自己的人生很失敗,因為連他室友都比他成功。Jordan就問他,你室友是誰?他說那個人是Elon Musk。就是做特斯拉電動車、股票暴漲700%以上、宇宙計畫、星鏈計畫的這位外星人。

Jordan的評論是說,如果你要跟他比,那全世界大概99.9%的人都不如他吧。你的比較座標從一開始就設錯了。

最近看完了朱宥勳大大的作家新手村系列(真是寫作明燈,改天再來寫個書評)。朱就有提到,網路現在流行的現代詩,對他的審美來說,都算是水分過多,他並不喜歡,但大眾喜愛。很諷刺(?)的是,朱大年輕時寫的詩,就是這一種類型,但他認為這並不是好詩該有的樣子,就不寫了,現在想來當然是覺得太天真了。

讀到那段,我也是感觸很深,其實單純用對話撐起故事的小說,所在多有,或許進不了神秘純文學殿堂,但可能一轉身,市場上卻非常吃香呢。年輕不懂事,中二生就是中二生。

其實創作很自由的,只是每項作品,路各有不同罷了。

好的,終於要來評析一下舞台劇本〈解離〉了。我只能說我的觀察,但怎樣好怎樣壞,其實我說不準。目前我也只會分享這篇劇本的讀後評,因為暫時沒有想寫舞台劇本的打算。

★創作螢光筆★

  • 舞台劇本可以所有人都沒有名字,也沒有明顯外型。推測是劇本就是寫好故事框架,但具體視覺的展現、走位、演員表現,都是編劇以外的事。
  • 可以魔幻地讓各個時空錯置,要進入幻覺可以堂而皇之地進入幻覺。堂而皇之的意思是,無論要不要透過換下一幕,或是同一幕直接時空交錯,都行。這部分猶如小說一樣。
  • 有時候覺得文字有點不口語,有時又覺得太粗俗。但這部分我語感抓不太到。
  • 我很喜歡這齣劇情魔幻感,但一直到結局也都很離地,反而有點失落。我希望看到比較明確的因果關係,或關於比較真實記憶的描寫。

作品連結:http://literature.award.taipei/22th/E2.pdf
作品:〈解離〉
作者:陳建成
屆數獎項:第22屆臺北文學獎舞臺劇本評審獎(首獎從缺)

啊,關於首獎從缺的狀況,朱宥勳在書中也有提到。簡單說,文學獎評比應該是一個比較值,而非絕對值。比的是當屆參賽作品的相對水準,因此一定選得出相對好和不好的。會有從缺情況,那評審邏輯就是有一個客觀標準,那這標準是誰訂?標準為何?有標準就應該公開,但如果公開標準,下一屆大家的寫法一定會一模一樣,反而扼殺創作。更不用說很多評審會從缺獎,只是為了突顯一種「我們把關很嚴」的樣子。

Similar Posts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